MENU

实事求是

July 13, 2020 • 梦溪笔谈阅读设置

直至今日,回想起那个去医院检查的下午,内心犹如那天的天气一样,又湿又冷。往事本不想再提,但每当深夜想起此事,就意味着一夜难眠;同时看到最近“舒兰”的事件,所以还是决定说点什么,只为心安。

声明

·我对我的言论负责,如果有人觉得我在说谎,那就说出你知道的所谓的真相,你也对你的言论负责,咱互相举报!
·被误解是每个表达者的宿命,我可以接受有理有据的质疑;但接受不了,不分青红皂白的辱骂。
·思绪可能比较乱,想到哪写到哪,还望海涵。
·字打的比较多,难免会出现错误。大家不必锱铢必较,站在我的角度,设身处地,认真思考,自然能够理解。
·之前有人怀疑我说的和官方的(滨州卫健委、邹平疾控)不符,那么我在这告诉大家,所谓官方的消息,都是基于对我的流行病学调查。活动轨迹都是我告知的,我不配合,行政案件,警察也无权查看我的任何通讯和交易记录。我没有傻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·仔细看完文章所有内容再评论,不要人云亦云,保持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。
·不要断章取义,捕风捉影,更不要乱带节奏。也不必对我的言语,咬文嚼字,妄加揣测。
·最重要大家看待事情的时候,应该站在当时的境况和认知的前提下,避免上帝视角。就好比你站在2月18号的认知下,去评价2月6号的事情。仿佛你什么都知道,但是2月6号的你到底知不知道?鬼才知道!
·保持客观、理性、包容


活动轨迹

gantt
    title 从年前到确诊甘特图
    dateFormat  YYYY-MM-DD-HH
    section 活动轨迹时间表
    1.23从邹平返回高密           :a1, 2020-01-23-14, 1h
    1.24莳戈庄自家和发小家     :a1, 2020-01-24-14, 3h
    居家未外出  :a1, 2020-01-25-00, 8d
    2.2外婆去世 :a1, 2020-02-02-11, 5h
    2.3葬礼  :a1, 2020-02-03-07, 7h
    居家未外出  :a1, 2020-02-03-17, 70h
    6号晚7点多返回邹平  :a1, 2020-02-06-18, 1h
    7号上午下楼拿水  :a1, 2020-02-07-09, 1h
    7号下午下楼拿菜  :a1, 2020-02-07-15, 1h
    8号12点下楼拿快递  :a1, 2020-02-08-12, 1h
    8号17点下楼拿快递  :a1, 2020-02-08-17, 1h
    2.9-10号未外出  :a1, 2020-02-09-00, 59h
    2.11号下楼拿菜  :a1, 2020-02-11-17, 1h
    2.12号交电费,去村委小超市换现金  :a1, 2020-02-12-09, 2h
    2.13下楼拿水  :a1, 2020-02-13-09, 1h
    2.14感到不适,自行去医院检查  :a1, 2020-02-14-15, 6h
    居家未外出  :a1, 2020-02-15-00, 1d
    确诊  :a1, 2020-02-16-01, 1h

    section 行政处罚原因
    外市居家隔离36h,至8号上午8时   :a2, 2020-02-06-20, 36h

    section 最可能的感染时间
    潜伏期1-14天      :2020-01-31-00  , 13d
    潜伏期多为3-7天      : 2020-02-07-00  , 4d

上面是根据我的活动轨迹做的一个甘特图,大家可以注意几个时间节点
1.24莳戈庄自家和发小家
这个时间节点是我在贴吧发上一个贴的目的,因为如果从我于2月14日出现症状,往前推14天,这个时间在14天之外。我电话联系得知他们也没有任何症状,除此之外我在莳戈庄也没再外出和别人接触,基于自己的认知和诊疗手册上的潜伏期14d,我让村里人不必恐慌,合情合理!
6号晚7点多返回邹平→ 7号下午下楼拿菜
这个时间节点是我行政处罚的原因:邹平要求省内外市返邹人员居家隔离36小时
那么我向疾控告知的这两次外出7号上午下楼拿水、7号下午下楼拿菜,就是警方通报里我“多次外出”的证据。
最可能的感染时间
感兴趣的可以自行下载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七版)的通知

基于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,潜伏期1-14天,多为3-7天。--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七版)》

那么按照这个,通过甘特图,来看的话,细心的朋友可能看的就比较直观了。
·1-14天:高密+回程火车+邹平
·多为3-7天:邹平
回程火车可能性很小,原因我后面有说!


几个疑问

之前在贴吧,大家对我的评论,不管是鼓励的、冷嘲热讽的,还是谩骂的,我都有在看,只是基于当时的“状态”和医生的建议,并没有再回复。

疑问1 关于和表姐是否见过面

之前网上传言表姐和我见过面?首先,我和其未曾见过面,她也没去过葬礼。确诊之前,我对其曾回过娘家,并不知情。正常人从武汉回来就会被隔离,也不会走亲戚。接触了,肯定会被隔离。既然没隔离,也就误以为没接触。除非ta隐瞒,或者政府不作为。我也是“隐瞒”的受害者,不存在隐瞒。

疑问2 关于行政拘留的处罚

警情通报
原因:拒不执行政府紧急状态下的决定命令
我也咨询过律师朋友,如果我这36小时,没有下楼拿水拿菜,或者是不说出来,可能也就不会有处罚。
事实:7号上午下楼拿水、7号下午下楼拿菜
经过:1.我和我对象当时对“外市返邹需居家隔离36小时的要求确实不知情。
2.我下高铁在邹平火车站,如实登记了我的姓名、手机号、始发地(高密)、去那个地方(黄山街道、东景社区),在进小区的时候也如实告知了我是从“高密”回来的,然而并没有人告知我需要上报,并隔离36小时(我倾向于相信门卫当时也不知道需上报),直到我2月14日去医院,也没有人与我联系(根据我车站留下的信息完全可以联系到我),我不禁想问:登记的作用是什么?
3.“明明知道需要上报,拒不上报”,公安的意思是他们反正已经通过电视台,电台,微信等媒介广泛发布宣传,即便我不知道,也视为我明明知道!
4.当我反驳道:“我在高密收不到邹平的电视台,电台,也并没有关注平安邹平的公众号。”警方答:“还在那强(jiang)!”
5.考虑到自14号到18号楼4天都没怎么睡过觉,身心俱疲,需要专心治疗。我明确表示认罚,但不认同我“明明知道”这个说法!

疑问3 关于谣言

我知道的第一个是下图这个,应该也是传播最广的吧!
微信谣言我不知道这位东景王姓大哥发布这种谣言是出于何种目的?我曾经和发过这个截图给警方,但是并没有人管。即便是在国家严厉打击涉疫谣言的时候。
贴吧

疑问4 去村委小超市?

有人对我曾去过村委小超市耿耿于怀,2月11日晚上家里停电,要到电话联系,被告知需要拿着电卡去村委交,于是在第二天12号,驱车去村委,又被告知只收现金,不能电子支付。去边上村委小超市,只为买点东西换现金。
你看,那些疫情期间,说不断水不断电,现实却就是如此啪啪打脸!

疑点5 传染源在哪

邹平绝对无法独善其身,也不可能完全排除!
前面我也说过:以我开始发烧为症状起点的话。
·1-14天:高密+回程火车+邹平
·多为3-7天:邹平
按照诊疗手册上,最大的可能就是邹平这边。
但我个人不敢苟同,毕竟想不出高风险的接触!关键是我对象,天天在一块也没事。
我主动询问过铁路,邹平疾控和高密卫健,都告知我说:密切接触者,“核酸”检测没有阳性的。
我只发两张我坐高铁时候的照片,其他的你们自行体会!
sta
tr
高密高铁站平常坐的人就不多,不要说当时了。

疑点6 为什么去医院?

2月14号,感觉有点发烧,头疼,于是下午3点多,想驱车去医院检查,被门卫拦下量体温不高,让先去村卫生室,量体温37.7℃,于是驾车去邹平中医院,要求量体温37.2℃,做了相关检查,共计花费1k吧(自费)最后采鼻咽拭子,晚上8点左右回的小区。
费用
2月16号,核酸阳性确诊。

疑问7 关于病情

对我个人来说,除了2月14号当天发过烧,之后再也没有发过烧,也没有咳嗽,胸疼,胸闷的症状。喝中药有过腹泻,停中药就好了。接触的所有的人都没事,对象也没事!如果你硬要说,没有造成传播是政府的功劳,我也表示赞同。很抱歉给gov带来麻烦了,我对象医疗隔离结束,确定没事以后,东景不能回,想回老家也协调不了。我不敢再给大邹平添麻烦,出院后,识趣的选择回高密。

疑问8 关于为什么回邹平

一直是住在邹平(只有我和对象两个人),房子小产权,不是村民,在淄博高新工作,开车来回,单位之前通知暂定于2月10号上班(这个时间也是国家规定的,感兴趣的可以自己查),之所以提前3天回来是准备,收拾一下,毕竟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!吃的没有,喝的没有,用的也没有,临时居所,也没有冰箱!说我来探亲的那些人,真是张口就来!

疑问9 为什么未上报隔离?

在疑问2里有部分解答,当时对需隔离36小时,确实不知情。
对我个人而言,我知道的我都一一如实登记,如实告知。你要说是隔离7天,或者14天,有人故意逃避管理,不上报。为了区区36小时(1.5天),有谁会去明明知道故意不上报?我去医院检查都等了5个多小时
退一步讲,即便我上报隔离了,你们去看下轨迹图。就会明白,该接触的人还是要接触,该封村还是得封村,上报不上报,没有任何区别。36小时,只不过是自欺欺人!

疑问10 关于警情通报中的明白纸

警情通报,明白纸
我出站的时候,并没有人给我明白纸。
滨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(指挥部)办公室发布关于发放《返滨人员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明白纸》的通知

各县(市、区)领导小组:
现将《返滨人员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明白纸》印发给你们,请自行印制,并安排专人在境内高速公路出口、国省道、县乡道路市际边界检查站,火车站(高铁站)、汽车站出口等处发放,确保发放到每位返滨人员。

我不知道,这个确保,是什么意思,总之我未收到!


一点感想

病毒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心。一旦你患病,就站在了这个社会的对立面,哪怕本身也是一个受害者,你也得道歉、忏悔、千夫所指。患病就是原罪!哪怕可能因为我的主动检测,避免了更大规模的传染,也有人在那吃着人血馒头,埋怨你!这些人,真是非坏即蠢!
这个社会进入了一个“谁先去检测谁有病”的怪圈,谁主动检出问题了,谁就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没有“人”去管你的。都在自暇不顾,努力的撇清责任。在没有搞清楚传染源头的时候就开始“王炸”、“毒王”,舒兰事件,各路媒体都是“一传XXX”,媒体 媒体对我的报道,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个武汉来滨人员,是另有隐情?gov对我有所隐瞒?

我为了去医院做检查冒着雨,在发热门诊等,头发都被淋湿好几次,发热门诊
只能去车里开暖风吹干;外面太冷,冻的血管收缩,最后为了抽一管血,扎了两根胳膊,三次,好不容易抽出点来,检查费用都是自费将近1000块钱;发热门诊
从下午3点多,一直折腾到晚上8点多才回家,最后换来的是什么?

有些人说:我瞒报,没素质?说我明明知道,却不上报,居家隔离?
我一没出国,二没去过武汉,三没见过武汉人,我有啥可瞒报的呢?某种意义上我也是瞒报的受害者。我也痛恨瞒报的人。如果只算白天的话,我候诊的时间都是隔离时间的一半了!
有些人,骂也骂了,质疑也质疑了,造谣也谣言了,口嗨也口嗨了,有人为他的口无遮拦道歉了吗?当时说我道歉不诚恳的那股义愤填膺、大义凌然的劲呢?gov为他们不负责任的引导道歉了吗?为他们不作为负责了吗?有些人就是觉得自己有理的时候,歇斯底里;觉得自己没理的时候就相互理解!
除了我,谁还会再为这件事情负责呢,至少现在来看,都是我自己在承担!gov没错,造谣的人也没错。如果我不去检测,就都没有错!如果那样,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个倒霉鬼!
一切都过去了吗?有人觉得疫情渐行渐远,但每一个零星的疫情,都会让我的神经紧绷,对网上的谩骂和谣言,愤愤不平!对患者的遭遇真真切切感同身受。真想疫情早早过去,到那时候,一切归于平静,自费去医院查个核酸,就不会再有人提醒给我取样的医生,小心点了吧!
最后,真心感谢在疫情期间辛勤付出的医护工作者,谢谢他们的鼓励和安慰,提起他们来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!感谢邹平中医院在我出院后不辞辛劳把我接送回高密,一路辛苦。感谢高密政府的包容和接纳,让我能在出院后回家隔离,让我深刻体会到了“家是永远的港湾”,这句话的含义!感谢那些在此事件中能够保持独立思考和理性分析的人。

最后引一诗句与各位共勉

屈心而抑志兮,忍尤而攘诟,
伏清白以死直兮,固前圣之所厚。
Last Modified: July 15, 2020